卫星残骸坠落湖北是怎么回事,卫星残骸为什么坠落在湖北?

2018-05-11 16:09:35 来源:www.tansuoyuzhou.cn 作者:探索宇宙网

 探索宇宙网讯:5月9日,有市民向记者反映称湖北省恩施市红土乡漆树坪村猫猩地突降不明飞行物残骸。记者立即联系到恩施市红土乡政府,确认该不明飞行物残骸为卫星整流罩残骸,事发地无人员伤亡。目前现场已被保护,整流罩回收方案已经确定。

 

  卫星残骸坠落湖北是怎么回事_卫星残骸为什么坠落在湖北

卫星残骸坠落湖北

  当天记者联系到恩施市红土乡武装部长曾令虎,他介绍,该卫星整流罩属于军事卫星,具体坠落地点位于该乡漆树坪村秋木山组一村民的田里,该残骸的具体掉落时间是5月8日凌晨1点。

  据悉,该卫星整流罩残骸,长约10米,宽3米。5月9日上午10时左右被村民发现,并及时上报。当日中午12点,该乡民兵应急连驱车外加徒步8公里火速赶到现场,对现场拉起警戒线进行保护,对村民宣讲安全知识。

  据悉,这不是卫星第一次掉落在恩施。2017年11月15日凌晨2点46分,湖北恩施市芭蕉乡的上空忽然发出两声巨响,同时地面伴有强烈的震动感。当地村民以为是发生地震或放炮,后经恩施军分区及警方确认,是两块风云气象卫星的整流罩掉落在芭蕉乡!

  卫星残骸怎么处理

  奔赴落区

  火箭发射前1周,贵阳测量站落区工作组便出发奔赴落区。而在此之前,相关沟通协调工作, 提前数周就已展开。

  在天通一号01卫星任务中,贵阳测量站的工作为疏散火箭助推器落区的群众和回收残骸,地域涉及贵州省遵义市、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和铜仁市等地。

  在偏远山区,工作全程时刻与危险相伴。

  工作组从单位出发的第二天,在安江高速余庆段,大雾骤起,能见度极低。突然,前方大货车上掉下块篮球般大小的废铁,重重砸在工作组的车道前。司机紧急拨动方向盘变换车道,车轮将将从废铁边上擦过时,大家都惊出了一声汗。

  落区工作需要在各县、乡镇和村之间来回穿行,开展协调、疏散、检查和回收等工作。铜仁市和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作为此次助推器落区的主要落区,重峦叠嶂,山高谷深,素有“八山一水一分田”之说。从县城到乡镇的县道,更是一路险象环生,连日降雨又使山路多处出现塌方和滑坡,勉强涉险而过,车底盘被频繁托底,每“咯吱”一下,大家心头就会紧一下。

  任务期间,他们平均每天都要在车上呆8、9个小时,连续盘山路行驶使他们眩晕呕吐,上下起伏让每一块骨头都处于“半离合”状态。但是,一想到落区几十万群众的安危,这看似平凡的长途颠簸,却多了几分豪迈。

  宣传疏散

  每到一个县,工作组都要召集齐公安、消防、林业、交通、教育等部门开会,根据他们编撰的《落区工作指南》,把工作分解安排下去,做到:群众知晓率100%、疏散群众率100%、责任落实率100%……

  “你晓不晓得今天要发卫星?”“老乡,今天晚上几点发射啊?”“小朋友,火箭发射的时候你们都去哪里?”乡镇上、村寨中、道路旁、田地边,工作组不断对重点区域进行这样的检查。

  这些工作虽然很麻烦,但却很必要。几年前,某型任务在冬夜发射,落区范围内一孤寡老人怕冷嫌麻烦滞留屋内。检查到这一情况后,落区工作组安排人强行将老人背出。半小时后,一块重达1吨的残骸砸穿屋顶落在老人还在暖着的床上……看到这一幕,老人连连道谢。

  严阵以待

  8月5日23时30分,设在贵州省施秉县的指挥部反复放出防空警报,声音长久地盘旋在群山之间。群众已经撤离,医疗、消防、电力……指挥部的人站在空旷的操场上,仰望着久雨的天空。

  6日00时22分,卫星顺利发射。在贵州镇远县大地乡附近,经过漫长的数百秒后,夜空中2个快速移动的火球划出耀眼的轨迹,急速掠过天空,向山里坠去。

  80余公里之外的贵州省石阡县,贵州省火箭助推器残骸落区指挥部里5台座机不断响起,一条条指令不断发出。贵阳测量站落区人员和贵州省人防办的专家一起,根据收集的信息对照地形图分析确认坠落点。

  6日00时40分,镇远县大地乡观察点报告,一个助推器残骸落到大地乡的群山之间;00时43分,施秉县马溪乡找到了另一个助推器残骸,其它2个助推器残骸大概位置也得到了确定。听到无人员伤亡和重大财产损失,大家的心才落下来。

  6日4时28分,确定落点、完成相关协调工作后,落区工作组才开始休息。

  赔付回收

  对于火箭落区工作者来说,最难处理的工作才刚刚开始。

  6日上午工作组组长周策,坐着摇摇晃晃的越野车,和工作组一道赶往贵州镇远县大地乡残骸坠落点。

  通往残骸坠落点的泥泞小路,被当地人称为:晴天一把刀,雨天一包渣。泥泞的道路,让下乡变得十分艰难。

 “落区残骸回收工作难,难的还不是山高路远,难的是得到群众的理解和当地政府的支持,难的是赔付得合情合理合法,做到群众、政府、发射中心三方满意。”周策说。

  工作组很清楚赔付工作的难点,经常会出现谈判拉锯战,既要保证群众利益,又要避免有人漫天要价。为此,他们联合贵州省政府出台了我国第一部落区工作法规——《贵州省火箭落区工作办法》,但具体情况远远比想定的复杂得更多。

  此次残骸坠落到人迹罕至的深山里,没有人员伤亡,只损坏了少量的野生树木。

  大地乡乡长黄大军代表地方政府一同到现场进行了查看。落区工作组迅速拍照取证、定位坐标、估算损失。这次谈判进行得非常顺利,损失的野生树木按大小种类清点后,折合现金进行了赔付。“这几千块钱虽然不多,但体现了航天人负责任的工作态度。所以,更能赢得群众的支持!”黄大军对贵阳站落区工作组高度评价。

  再从山里出来时,天已泛黑,这是工作组出发的第7天。踏着浅浅的月色,工作组连夜赶往下一个残骸落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