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下智久在社交网站公开自己的童年照,并用日文及英文感谢喜多川

2019-07-12 08:43:11 来源:www.tansuoyuzhou.cn 作者:
杰尼斯事务所的社长喜多川前几天不幸去世,喜多川一生也培养了众多艺人。本期小编为大家带来山下智久悼念喜多川的内容,一起了解一下喜多川的人生经历吧!

山下智久悼念喜多川 杰尼斯旗下艺人纷纷悼念社长

山下智久悼念喜多川 杰尼斯旗下艺人纷纷悼念社长

据港媒报道,7月10日,山下智久在个人社交网站公开自己的童年照,并用日文及英文感谢喜多川,大赞他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制作人,从他身上学了很多东西,最难忘是少年时一个暑假带他们到美国,认识更多不同音乐、时装及艺术等,令他们眼界大开。全依赖他,自己和家人及粉丝才有这么开心幸福,大家永远都不会忘记他。

据悉,社长喜多川7月9日晚逝世后,旗下艺人纷纷悼念,包括近藤真彦、东山纪之、生田斗真、岚及山下智久等,都有发声明悼念。而曾是杰尼斯旗下艺人1988年解散的苦杮队,其53岁前成员本木雅弘表示衷心感谢这位恩人,而另两名前成员药丸裕英与布川敏和在社交平台悼念,为恩师离世哭了一个晚上。另一个杰尼斯男团KAT-TUN前成员赤西仁亦在社交平台上传自己唱英文歌的视频悼念喜多川。

山下智久悼念喜多川 杰尼斯旗下艺人纷纷悼念社长

山下智久悼念喜多川 杰尼斯旗下艺人纷纷悼念社长

就在日本刚刚迎来令和元年还不到两个月之时,一手缔造了平成时代众多知名偶像团体的“杰尼斯事务所”社长约翰尼·喜多川因病于2019年7月9日辞世,享年87岁。而在他身后矗立着的,则是拥有近百位偶像艺人以及囊括近乎全产业链的日本知名娱乐公司——杰尼斯事务所。

杰尼斯事务所在日本甚至亚洲娱乐圈的地位大概无人能出其右,其卓越的江湖地位自然要归功于其旗下艺人独树一帜的高人气——木村拓哉(SMAP)、中居正广(SMAP)、长濑智也(TOKIO)、松本润(岚)、樱井翔(岚)、二宫和也(岚)、堂本刚(KinKi Kids)、山下智久、泷泽秀明……从80年代至今,日本最具影响力的男性偶像团体几乎全部出自杰尼斯事务所。

这一切的创造者正是直到去世仍然担任社长一职约翰尼·喜多川(Johnny H. Kitagawa),尽管常年身处幕后,但喜多川本人同样也是一位颇具传奇色彩的人物。

他是日裔美国人,于1931年出生于洛杉矶,由于喜多川的父亲为真言宗美国分会的负责人,日常管理著一家大型寺院,这些日本寺院大多成为后来日本艺人来美表演的场所。喜多川就利用业余时间在东京宝冢剧场洛杉矶分公司里打工,并成为助理音乐制作人,因此与美空云雀等日本演歌艺人建立了联系。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喜多川来到日本工作,他判断随着日本经济的高速发展,歌舞艺人一定会越来越受欢迎。之后因为被电影《西区故事》感动的喜多川决定进军娱乐圈,1962年4月,喜多川从早前成立的棒球队中挑选了四名年轻的男孩子组成了团体,并以自己的名字命名为“杰尼斯”(通称“初代杰尼斯”)。

最初喜多川所甄选团体的经纪合约都由“新艺能学院”负责。1962年6月,杰尼斯事务所成立,喜多川的姐姐玛丽之后也进入事务所担任财务经理。

山下智久悼念喜多川 杰尼斯旗下艺人纷纷悼念社长

山下智久悼念喜多川 杰尼斯旗下艺人纷纷悼念社长

事务所初期推出了Four Leaves、乡广美、田野近、涩柿子队、少年队、光GENJI等知名男子偶像团体,但因为早期喜多川一直坚持以轻快的舞台表演为主,使得公司的发展不甚理想。而随着电视在日本家庭的普及,越来越多普通人的日常娱乐生活都集中在了那一小荧幕上,这也使得人们对于偶像的要求发生了相应变化——“完美偶像”逐渐让人厌倦,粉丝也希望能够看到那些偶像更具人性的一面。

也正是因为成功觉察并对应到了这一变化的趋势,杰尼斯事务所于1980年代后期起真正打响名气。杰尼斯先后推出SMAP、TOKIO、KinKi Kids、岚、泷与翼、KAT-TUN、Hey! Say! JUMP等组合,几乎是以一己之力垄断了日本男性偶像团体这一行业。

通过电视剧、综艺节目和音乐的表演,木村拓哉领衔的SMAP在日本以及整个亚洲获得了独一无二的地位,并且成为明星中非常具有亲和力的存在。SMAP的服装也与前辈艺人有所不同,既不是光GENJI那种浮夸的华丽风,也不是近藤真彦那种具有强烈对抗意识的风格,而是当时年轻人真正会尝试穿着的服装风格。

同时通过展示成员的“人设”,向粉丝兜售并不完美的偶像形象,SMAP的这种风格成为日本新世纪以来偶像的标准配备,也成为杰尼斯公司后来偶像培养的风格典范,从而造就了杰尼斯公司男偶像在日本的绝对统治力。

相对于如今更像是工业流水线般的“偶像生产”,杰尼斯事务所最大的特点便是其早期创造的偶像培养政策:他们将所有出道前的偶像训练生称之为“Johnnys Jr”。

山下智久悼念喜多川 杰尼斯旗下艺人纷纷悼念社长

山下智久悼念喜多川 杰尼斯旗下艺人纷纷悼念社长

在Johnnys Jr获得出道机会之前,他们都会在前辈的表演舞台上充当伴舞、背景等职责,以获取舞台经验和人气。杰尼斯的这套培养方法类似于日本传统的宝冢歌剧团,故而也有“男版宝冢”的称号。Johnnys Jr的组合有时获得的关注度足以发行单曲或制作个人演唱会,但原则上只有得到喜多川的许可,发行了自己专属的出道单曲才算正式的杰尼斯事务所出道偶像组合。

而除了以传统的歌剧团方式去培养旗下偶像的政策,杰尼斯事务所更为熟知的则是其及其严苛的艺人保护策略。原则上杰尼斯旗下艺人几乎没有在婚姻方面的自主权,而在2018年之前杰尼斯旗下艺人不准使用社交网站,偶像团体们被禁止使用自己的名字创立社交网站账号。其次杰尼斯艺人通过官方网站“Johnny's Web”与粉丝联系。粉丝们可以每月付费浏览偶像们在网上的留言和日记,当然艺人们也不准与粉丝互动讨论。

当然,最为人诟病的规定大概还要属杰尼斯对于旗下艺人肖像权的严格保护,基于日本法规对肖像权非常细致的规定,杰尼斯几乎是在法律框架下将这一规定运用到了极致。杰尼斯事务所艺人的照片(包括写真、新闻图、资料图)是不允许被媒体发布到网络上的。即便是获得了采访机会的正规新闻媒体,在活动现场拍到了杰尼斯艺人照片,也不允许在自家网站上进行发布。

也正是因为这一规定,使得过去出现了非常多啼笑皆非的场景。比如,杰尼斯艺人参演的影视作品宣传活动,现场图片中绝不会出现这位艺人,甚至就连他们参演电影的宣传海报上也不能出现人物形象。

也正是得益于如此严苛的艺人保护机制,使得杰尼斯事务所作为一家企业能够将每一位艺人所带来的收入最大化。杰尼斯不单单只有庞大的艺人培养系统,其分支还包括了唱片公司、音乐著作权管理公司、演唱会制作公司、电影公司、剧院。

而其在粉丝的管理运营上更可谓是鼻祖,杰尼斯拥有自己的Fan Club运营公司,Johnny's关联名录,日历企划制作公司,偶像商品企划,发行公司。因此杰尼斯事务所旗下艺人的周边非常之完善,从巨蛋巡回演唱会,到偶像的新单新专,再到例行的应援品生写真和贴纸,这一完整的偶像产业链每年便可以为杰尼斯创造上千亿日元的收入。

毫无疑问,正是喜多川为杰尼斯事务所制定的划时代战略,真正将偶像经济打造为了一项产业。但即便是拥有再超前的意识,时至今日喜多川已然是一位出生于二战前的耄耋老人了。进入新千年后面对互联网对于各个行业的改造,杰尼斯事务的反应显得过于迟缓,而旗下当红团体接二连三的解散无疑更是雪上加霜。

2016年,被称为日本“国民团体”的SMAP在一年内快速解散,之后稲垣吾郎、草彅刚、香取慎吾三人更是离开杰尼斯签约前SMAP经纪人饭岛三智成立的新公司CULEN。伴随着SMAP解散,杰尼斯高层的严重的内斗与人员矛盾逐渐出水面。

更为关键的是最近几年杰尼斯旗下艺人的青黄不接,人气团体则不断面临“减员”的窘境。屋漏偏逢连夜雨,今年年初作为目前杰尼斯旗下顶梁柱的岚宣布将在2020年12月31日停止团体活动。种种迹象都显示出这家历史悠久的行业巨头,正在面临着其历史上的最大危机。

这其中自然有杰尼斯事务所多年来坚持的原则逐渐与时代脱节的问题。另一方面,于新时代下,粉丝对于偶像的追逐同样有了新的需求。伴随着流媒体与社交网络成长起来的新一代年轻人很难在想过去一样接受“饥饿营销”,亲切的互动体验取代了神秘感塑造。而基于传统唱片产业发展起来的杰尼斯至今都不愿意将其音乐版权售卖给流媒体平台,更遑论推出数字专辑。

好在杰尼斯事务所也并未一意孤行,最近几年多有传言称,早前转向幕后的泷泽秀明或有可能成为喜多川社长的接班人,而在泷泽秀明越来越多的参与到日常管理之后,杰尼斯也一改过去过于保守的态度,在某些环节已经开始做出了“渐进式”的改良。

最典型的莫过于在去年先是解禁了艺人的网络肖像权,随后两位知名偶像山下智久与木村拓哉更是先后在新浪微博开通了个人社交账号,同时杰尼斯官网JOHNNY’S NET也进行了全面升级,一改过去艺人模糊的个人图片,简介全部换成了高清大图,并且视频素材也都支持一键分享至社交媒体。

进入2019年,杰尼斯的一波操作则被粉丝戏称为“杰尼斯终于通网了”,2月杰尼斯官方宣布推出虚拟偶像,虚拟偶像每天晚上9点半左右在SHOWROOM上进行直播,甚至可以线上实时与粉丝互动。

进入令和时代之后,杰尼斯更进一步,5月1日杰尼斯官方宣布开设Johnny’s Online Shop,并在5月6日正式上线。在该网店上线的商品有明星写真、2018年相册、和2018年live写真集等。毫无疑问,对于仅在日本全国开设了四家并且日常都大排长龙的J shop实体店来说,网店的开设自然会让更多粉丝更容易购买到偶像周边。

早前在接任island社长时,泷泽秀明也曾提到过“今后还将面向亚洲、北美打造周边网店、网上综艺”,显然以他为首的年轻管理层正在不断让杰尼斯的各项业务与互联网相结合。

显然随着喜多川老社长的离去,杰尼斯事务所需要在失去创始人庇护的情况下独自前行。而面对着新时代的变化,适时而快速地做出应变,或许才能让这一行业巨头在未来继续保持其活力与竞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