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姑娘叫我开她的嫩包,暑假开农村小姑娘的包

2019-11-08 16:48:01 来源:www.tansuoyuzhou.cn 作者:

 李琳的这一句管饱,可是让她歇斯底里的,差点被老张给折腾秃噜皮。

老张是真的稀罕那两蓬媚人的娇媚,怎么玩也玩不够。

 

尤其是身下还有李琳的小手在‘热情如火’的帮助着,更是让他激情澎湃。

 

只不过他是玩欢了,李琳却是被搞惨了。

 

毕竟老张被玩的是泄火处,而她被折腾的却是上火处,娇躯里的欲焰噌噌暴涨。

 

裹在透明丝袜里的修长玉腿各种磨蹭,只为能够稍稍缓解那种销魂蚀骨般的渴望。

 

只是这种饮鸩止渴的方式,除了让她随后升腾起更大的欲望,并没别的效用。

 

关键是,随后还得清洗那条肉色真丝底裤,已经湿润到没法继续穿了……

 

足足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后,老张依旧在继续,而李琳却是不行了。

 

除了娇躯最深处的那种渴望,更多的是一种震撼,老张带给她的强烈震撼。

 

要知道她用的可是小手,速度可要比真正那样儿的时候快多了。

 

可即便是如此,老张依旧没有任何发泄出来的迹象,这让她在震撼之余斥满艳羡。

 

 文学

如果、如果老张是她的丈夫,那该有多好,她一定会很快活的。

 

甚至跟闺蜜在一起的时候,也可以炫耀她的老公到底有多么的棒。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在闺蜜夸赞老公能做半个小时、一个小时的时候,她只能强挤出笑容,谎称半个小时。

 

这种艳羡的念想在脑海中泛起后,李琳下一瞬就给强行扑灭了。

 

她不敢这么想,因为老张是她恩师的丈夫,是标准的‘师母’,自己竟然幻想跟‘师母’做那种事情,是内心深处的良善跟道德束缚绝对不允许的。

 

之前因为追逐于欲望而痴迷,已经做错过了,眼下她就更不允许自己犯那种错。

 

所以在半个小时后用小手帮老张解决完,李琳就娇赧着面容,赶紧穿好衣服准备走人。

 

不过这次她没有忘记穿上她的黑色胸杯,倒不是怕凸起来被别人看到,毕竟是大晚上的想看也看不清楚,主要是她两蓬娇媚上有东西,刚刚用她小手帮老张解决出来的东西。

 

哪怕纸巾擦过了,她也想要用胸杯藏起来,掩耳盗铃似的让自己不那么娇羞。

 

老张可算是爽了,如果要是能弄进李琳娇躯最深处那就更爽了,不过终究没有那样做。

 

他知道,如果自己强迫的话,李琳事后也不会报警,更不会再利用这点胁迫自己什么。

 

他只觉得已经很愧疚很对不起亡妻了,那种感觉就像是年轻人每次撸完了都要当圣人懊悔一次似的,懊悔刚才没有压制住冲动。

 

不过老张的懊悔有点更严重,毕竟他不仅对亡妻有愧疚感,对李琳也有。

 

这是他亡妻的学生,怎么可以吃人家那里,还让人家帮他弄出来,人家李琳也是有丈夫的……

 

心里怀着愧疚,老张将穿好衣服绯红着脸蛋儿起身准备出门的李琳给喊停了。

 

“李琳,那份研究成果如果给你的话,你能不辜负你老师的心血吗?”

 

当老张问起这个的时候,李琳那双裹在高跟鞋里的玉足停下了脚步。

 

她明白老张的意思,是指点那份研究成果的署名权和所有权等其他权利。

 

老张可以不在乎钱,但是却绝对不能不在乎亡妻一辈子的心血跟付出。

 

所以李琳赧然的摇摇头,“对、对不起老师。”

 

话说完,李琳轻咬着下唇,迈步离开了老张的住处。

 

她没有资金投入后续研究,也没有实力将研究成果转化为临床药物。

 

她什么都没有,最大的能力可能也仅是依靠自己从恩师那学的东西,继续深化研究成果,可这并不足以让她为恩师拥有所有应得的权利,毕竟她没有恩师在医学界的地位。

 

在李琳离开后,老张也犯了难,想帮李琳拥有幸福的生活,也想帮亡妻得到应有的权利。

 

可是眼下看来,似乎很困难啊!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有家药品生物科技公司,已经瞄上了他亡妻留下的研究成果……第二天早上睡醒后,老张就开上车子,前往郊区找他的好友老韩。

 

老韩的情况跟老张差不多,老张膝下无子女是因为亡妻有点问题,老韩倒不是,老韩是儿子跟儿媳出了意外,老伴病逝,如今就他跟孙女两个人生活。

 

同为光棍,所以两个人的来往比较密切,关系较好。

 

来到郊区老韩的平房大院门前后,老张停下车子,下车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老韩,我听说你有个亲戚是干医药生物的,你给我介绍一下吧!”

 

走进大院后,老张扯着嗓子就喊了起来。

 

他今天来意很明确,就是为了让老韩帮忙联系下,看看能否继续研发成果并冠注亡妻的名字。

 

毕竟是亡妻的心血,如果不能继续下去,他觉得将会是种很大的遗憾。

 

只不过在老张扯着嗓子喊完后,并没有得到了老韩的回馈,反倒有个女声回道:“老张,我爷爷不在家,出门办事情去了,你先坐会儿吧,估计也快要回来了。”

 

这声音很甜很清脆,像是鸟儿在歌唱一般。

 

随着老张进入大院,也看到了此刻站在院子角落里正洗头的韩蕊。

 

韩蕊是老韩的孙女,自己父母意外去世后就一直跟老韩生活在一起,如今正在读大一,也是医学院的学生,之前曾多次跟着老韩到老张家去玩过,是个很活泼灵动的丫头。

 

而且用老韩的话说,这丫头没大没小的,也不喊个张爷爷,开口闭口就是老张。

 

不过对于此老张却是不介意,称呼而已,只要不是王八蛋之类的带有恶意,都无所谓。

 

况且漂亮的女孩总是拥有特权的,尤其是像韩蕊这么漂亮的女孩。

 

她的美,她的青春烂漫,就好像阳光一样,每次见面都温润着老张的心田。

 

只是今天老张却没有这种感觉,主要是这时候韩蕊撅腚洗头的姿势,实在太销魂了。

 

白色的蕾丝纱裙下,一双白皙而又修长的玉腿笔挺,因为尽力弯腰低头的缘故,导致翘臀紧紧挺起,将那种丰挺的轮廓撑起。有风起的时候,更是撩动裙摆,隐隐都能看到粉色的小裤。

 

这种旖旎的诱惑,让昨晚刚刚经受了李琳极尽撩弄的老张,心里忍不住的有些躁动。

 

不过他终究也没有做出些什么出格的事情来,毕竟那可是老韩的孙女。

 

赶紧将目光收回后,老张来到了韩蕊的身前,帮她把倒在地上的洗发膏给扶起。

 

“蕊蕊,你爷爷去哪了,他一天到晚不就爱摆弄这点菜园子么?”

 

韩蕊这时候能把满头长发泡在水盆里,边湿润着边对老张回道:“这哪知道,他就跟我说出去下过会儿就回,别的什么都没说。我估摸着……上哪找老太太去了吧?”

 

老张笑着摇摇头,“你这孩子……”

 

老韩对老太太没啥兴趣,以老张几十年的相处,他觉得老韩就只对鼓捣土感兴趣。

 

原本城里有楼不去,非得回郊区住这大院,为的就是院里有土供他栽种东西。

 

跟韩蕊闲聊了几句后,老张就坐在院子躺椅上准备抽支烟。

 

可就在这时候,韩蕊却突然‘哎呀’一声,随即赶紧拿水冲洗眼睛。

 

眼睛里不小心弄上洗发膏的泡沫了,这让韩蕊感觉挺疼的,可她显然忘记了盆里的水也有洗发膏泡沫,所以冲洗的时候让她痛到更厉害了,于是赶紧向老张求救。

 

“老张,我被泡沫弄疼眼睛了,你快打点清水帮我弄弄!”

 

老张掏出烟来都还没来得及点上的,就听到了韩蕊的求救,于是赶紧去打水。

 

只是端着清水来到韩蕊身前时他却愣住了,因为这时候韩蕊已经紧闭着双眼站起身来,湿漉漉的长发上有水珠滴落,打湿了身前的白色T恤。

 

夏天T恤本就薄透,这会儿被打湿了更是紧紧贴在韩蕊胸前。

 

而那种凸起的轮廓已经充分证明,她T恤里面啥也没穿,就这样真空上阵。

 

眼下被打湿的T恤紧贴在身上,甚至隐隐都能看到其内的白皙迷人娇挺。

 

真想上手揉搓一顿啊!

>>>>本文《我的野蛮小女友》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