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低喘王爷挺入(爹的你的宝贝太大) 宝贝真乖

2019-11-09 08:43:14 来源:www.tansuoyuzhou.cn 作者:

 这时候,直播里开始沸腾起来,有不少人起哄,说要是拍到她脱内内,就刷大金人、刷跑车之类。

 

 文学

当然,很快他们就如愿以偿了,崔寡妇故意用最诱人的方式缓缓将裤子脱下,然后蹲下去。

 

顿时,礼物飞一般的飘起来,评论区更是炸了。

 

“哥们,你这是在用生命做直播啊,待会这姑娘要是发现了,非……以身相许不可。”

 

“我草,我也要去乡下,城里厕所太安全,压根就没这种机会啊!!”

 

“别侧面啊,正面来个……”

 

……

 

任他们怎么说,罗虎故意不拍正面,一是担心崔寡妇被认出来人家说他摆拍,二是怕尺度太大被举报。

 

而且他觉得这种若隐若现的效果说不定更引人遐想,能吊这些饿狼们的胃口。

 

崔寡妇尿了大概一分钟,从侧面能看到一股水流由弱到强,然后又由强转弱,最后她还故意抬高那丰满的地方抖了抖,引得直播间里狼声四起,礼物哗啦啦的飞。

 

到这里罗虎就点下了结束键,等崔寡妇去了。

 

不用说,就这短短几分钟时间,罗虎又收了六七千。

 

崔寡妇从茅厕出来后,就急急忙忙来看这次的战果,当看到账上又多出那么多钱时,竟忍不住掉下几滴泪来。

 

“这是干啥呀?这不是赚钱了吗,好事呀,干嘛还哭?”罗虎有些看不懂她。

 

她赶紧抹了泪,很勉强的笑笑:“不是,我没哭,我只是…只是觉得不容易…我这是高兴,谢谢你…”

 

说着她又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罗虎赶忙抱住她,说实话,这女人心思他还真不理解,本来觉得有些不耐烦,可看她哭得稀里哗啦的又觉得心里微微的难受。

 

仔细想想,她一个女人家,刚结婚就死了丈夫,虽然还年轻,但在农村,想要再嫁就不容易了,如果不是他想出直播这个法子,想必她这一辈子都摆脱不了贫困的头衔。

 

这样想着,罗虎算是理解了一些,于是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安慰道:“好了,别哭了,你看你那么漂亮,要是再哭可就不好看了。”

 

听罗虎这么一说,崔寡妇赶紧强忍住不再抽泣,只是刚忍了几秒,又长长的噎了一下。

 

她伏在罗虎怀里,声音很低,断断续续道:“虎子,我…我知道你有本事,是个好人,但我也…也知道,我只是个没人要的寡妇,等你有钱了,肯定就不会再要我了。”

 

顿时间,罗虎的心有种被割了一刀的感觉,她说的没错,她这种人太脆弱、太没有安全感了,就像风雨中飘零的落叶,命运似乎都寄托在别人身上,而他,就是那个她想要寄托的人。

 

也不知是出于怜悯还是什么的,那一刻罗虎真的很想,很想做一个站在她身后保护她的人。

 

“放心吧,崔锦,我罗虎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你既然跟了我,只要你真心真意,我也绝不会丢下你不管。”

 

罗虎道,这些话,他说得确实发自内心,没有一点虚情假意。

 

“真的,那你不嫌弃我?”崔寡妇抬起红红的眼睛看着罗虎,很是感动。

 

“当然,我也是穷苦出生,是孤儿,也不是什么高贵人家,天天在村里浪荡,也被人看不起,没有嫌弃不嫌弃的说法,再说你长得漂亮,就连那龟儿子王小利不也看上你么?别把自己看低了。”

 

罗虎道。

 

“王小利只是想占我便宜,你跟他不一样。”崔寡妇感叹道。

 

“这么想就对了,明天我们一起去县里玩,现在我有钱了,我带你去好好享受一下。”罗虎笑着亲了一下她的唇,不知怎的,对她忽然有了种说不清的感觉。

 

她也笑了,笑得很真心,也很美,这大概也是她丈夫死后她笑得最轻松的一次。罗虎年轻,头上那点伤,休息了一夜之后就没事了,甚至都没留下什么痕迹,他的恢复能力,那是堪称变态的。

 

罗虎和崔寡妇约好在大王村村头候车点会面。

 

第二天早晨,两人如约而至,到了村头候车点准备坐公交车去县里。

 

罗虎打算去了县里,肯定要在宾馆开个房间,和崔寡妇好好玩玩,顺带做个直播,真正开启财色双手之路。

 

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三人也在等车,这三人是一家子,分别是老王叔,刘婶和他们的女儿玲儿。

 

算起来罗虎和老王叔跟还有些沾亲带故的,不过早些年罗虎的爸妈因车祸去世以后,从此家里变得十分穷困,所以多少会被村里人看不起。

 

老王叔自然也跟大家一样,刘婶就更是刻薄,罗虎和他们的关系,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至于玲儿,大概因为比罗虎小一点的缘故,小时候还跟在罗虎屁股后面一起玩过,对罗虎倒没多少冷眼,只是随着年龄增长,渐渐跟罗虎就疏远了。

 

玲儿十八岁了,长得落落大方,虽然穿得保守一点,但是胸前也是鼓鼓囊囊,很有规模了,想以前,罗虎和她经常玩过家家,亲嘴嘴呢。

 

老王叔撇了罗虎一眼,只轻轻点了一下头就算是打过招呼。

 

但这老家伙一看到崔寡妇,两眼几乎要冒出光来,笑着对崔寡妇道:“哟,这不是崔大妹子吗,今个儿也出门去?”

 

他那色色的眼神,还在崔寡妇的胸前扫来扫去。

 

“崔崔崔,崔你个死人头,人家是寡妇,这妹子也是你叫的,赶紧滚那边去看车来了没有。”

 

刘婶凶悍的一把将老王叔推向一边,用自己肥硕的身躯挡住他的视线,然后恶狠狠的瞪了崔寡妇一眼。

 

崔寡妇的爸早些年就不在了,两年前她嫁了人,就嫁在本村,可没过多久公公、婆婆、丈夫都死了,这在乡下,往往被人视为不祥,她只好搬回家,和她母亲一起住。

 

如今她家里没有男人,她少不了被村里人欺负,男的惦记,女的提防和嫉恨。

 

她可能也习惯了,在进候车站后,就主动站到最边上,一句话也不说。

 

“虎子,你们这…挨得这么紧的,不会是偷偷的有什么的吧?”刘婶突然发现了什么似的,阴阳怪气地看着崔寡妇问罗虎。

 

罗虎反瞪了刘婶一眼,自顾自的走开,不想理她。

 

“不过这么着也好,寡妇配孤娃,这样以后就没人再去惦记寡妇,坏娃子也不会到处想着糟人家闺女了,挺好,挺好!”

 

刘婶还是那般恶毒的说着。

 

要是在以前,罗虎听到刘这样的话,也不敢怎么样,因为他是孤儿,又太穷,在人前一直抬不起头。

 

但是现在他的口袋里踹了一千多,”狼牙”号上还一万多,加起来就是村里普通人家半年的收入,是村里的高收入人群,再要是被别人戳着指指点点,那可真就够窝囊的了。

 

罗虎也不反驳刘婶的话,只是静静的走到玲儿身边,然后在刘婶冲过来之前,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钞票。

 

刘婶人没到,却先看见了那叠红红的票子。

 

“我说大侄子,你这是发财了,咋那么多钱?”刘婶搓着手,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个不停。

 

罗虎冲她轻蔑的咂了下嘴,然后从那叠钞票中抽出五张递给玲儿,微笑着说:“玲儿,记得小时候虎子哥说过长大后要给你买衣服穿的,这钱你拿去,看中什么就自己买吧。”

 

玲儿看着罗虎,怯生生的没敢接,脸有些红。

 

罗虎依稀记得小时候一起玩过家家游戏,他扮玲儿的老公,那会不懂事,玩得开心了,就抱着她亲嘴,还说长大了要给了买衣服穿,还要娶她,和她睡一张床,生一群娃娃。

 

玲儿大概也没忘记,现在她长大了,变成一个大美女了,想起这些事情,肯定害羞。

>>>>本文《最强摄影师》全文在线阅读<<<<